欢迎来到WenlianSNS V1赶紧注册与朋友们分享快乐点滴吧!

社区 > 文联传媒社区 > 帖子详情

【大视野】2013文化圈里的“热”“闹”事儿

时间:2013年12月2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事件:

  5月24日,新浪微博一网名为“空游无依”的网友发表博文,称自己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看到“丁锦昊到此一游”字样,并表示为国人的这种行为感到无地自容。微博发出后,消息不胫而走,引起舆论界轩然大波。至5月25日晚,评论已达一万余条,转发达八万余条,相关评论则达数十万条,而主题就是中国游客的素质问题。在谴责这种不文明行为的同时,也有网友人肉搜索出,丁锦昊是南京某中学在读的初一学生等个人信息。虽然事后丁锦昊的父母主动站出来发声,在为孩子行为道歉的同时,也恳请得到大家的原谅。

  点评:

  虽然人肉未成年人的确过激,但是不得不指出,近年来,“丁锦昊”代表的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刻字群体,走到哪,刻到哪。随着网络覆盖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些不文明行为也相继浮出水面,而难以暗度陈仓。继故宫文物大缸被刻字“梁齐齐到此一游”遭网友披露后,这种不文明行为居然还走出了国门,似乎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态势。中国自古以“礼仪之邦”自居,华夏五千年的文明难道发展到了今天就为国外所诟病吗?为此,中央文明办出台了《中国公民国内旅游文明行为公约》《中国公民出境旅游文明行为指南》对游客的行为进行指导。历史文物,是人类祖先生活的见证,是文明的结晶,风化、侵蚀等自然因素已经改变了她的容貌,我们又怎么忍心人为地再去伤害她?

  事件:

  11月5日,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2816.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72亿元)的成交额购得毕加索代表作之一《两个小孩》;北京保利2013秋拍“黄胄美术基金会推荐专场”,黄胄作品《欢腾的草原》拍价高达1.288亿元,创今年中国书画拍卖纪录;今年纽约当地时间9月19日,经过激烈角逐,中国收藏家刘益谦以822.9万美元(约合5036万元人民币)于纽约苏富比“中国古代书画精品”拍卖会上拍得苏轼墨迹《功甫帖》,这一海外文物回流又因近日爆出的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研究员认为其是晚清时期“双钩廓填”的伪本问题而引起关注。

  点评:

  近年来,中国书画拍卖市场价格的持续走高,已引起境外市场的高度关注,同时,国内藏家也以全球市场思维,关注西方文化艺术品市场。此次系列事件折射出,我国拍卖市场已逐步融入更广大的世界拍卖市场,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认同感逐步提升的同时,也渐渐摆脱了狭隘民族心理的束缚,开始对世界性和民族性的文化遗产有了更为理性的认识。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当行业操守不断规范、舆论导向不再浮躁,我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将逐步走向开放和国际化。


  事件:

  今年国家文物局颁布了《1949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鉴定标准(第二批)》,以作为该局2001年颁发的《1949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的鉴定标准》的补充。在此次公布的名单中,吴冠中作品“一律不准出境”,陈逸飞和关山月作品“原则上不准出境”,许麟庐、启功、张仃、娄师白等21人“代表作品不准出境”。据了解,在国家文物局2001年颁发的《1949年后已故著名书画家作品限制出境的鉴定标准》中,列入限制出境的书画家共140人,分为作品一律不准出境、原则上不准出境和精品不准出境三类。此举系为了加强对我国近现代著名书画家作品的保护,国家文物局在征求文物、文化、美术界专家意见的基础上,拟定增补了第二批限制出境鉴定标准。

  点评:

  国家文物局出台相关规定,立足于保护国家文化遗产,防止国家具有珍贵艺术价值的文物外流。其实外国对许多国宝级艺术品也有相关限制出境的规定,但是在具体操作层面上,这项规定的出台,在将作品按照“一律不准出境”、“原则上不准出境”、“代表作品不准出境”以及“精品不准出境”的划分问题上引起热议,同时,拍卖界业内人士表示,因为名单所涉及作品的藏家主要集中在内地和东南亚,所以新规实行后对这些画家的作品交易量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从另一方面看,许多在艺术史上具有世界级地位的艺术大师的作品现在也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流转,因此更使得许多人担忧此举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对保护和宣扬中国文化遗产产生反作用。

  事件:

  荸荠好吃,你会写吗?还有邋遢、僭越、龋齿、醍醐灌顶……这些平时挂在嘴边的字词你会不会也常常提笔忘字?7月11日、8月2日,由爱奇艺、河南卫视联合制作的《汉字英雄》与中央电视台《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相继播出,意外成为众多选秀节目中杀出的黑马,掀起全民听写汉字热潮。不过据说,仅有30%的成年人在听写测试中能将“癞蛤蟆”书写正确,很多观众自嘲:“我觉得我就是个文盲!”

  点评:

  两档节目引发汉字热,无疑是对键盘时代的一种反拨。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电脑输入法越来越追求简捷,拼音成为大多数人的首选,也逐渐弱化了大众的书写能力。在这样一个时代,信件基本电子化,想要手写一封优美的情书大概已经是件奢侈的事。这时候突然有一档节目跳出来告诉你,那些你曾经熟悉的字眼儿已经变成了对面相见不相识的陌生人,不得不发人警醒。众所周知,汉字不仅仅是汉字,更是中华文化的结晶,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汉字里有我们的血脉,有我们的民族精神,假如我们有一天连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这个最珍贵的礼物都遗弃了,我们的心将何处依存?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宣导语“书写的文明传递,民族的未雨绸缪”,的确是用心良苦。

  不过,在众多肯定与褒扬声中,也有对这两档节目的求疵之声。比如有人认为不适宜以比赛的形式来调动大众对汉字的热情,可能会忽略汉字的文化内涵而变成简单的“技能秀”等等。这些声音更多的或许并非批评,而是寄予着对汉字更多的期许。作为中国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成为一名“汉字英雄”。

  事件:

  今年春拍期间,北京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宣布将于6月21日举办“也是集——钱钟书书信手稿专场”拍卖会,对钱钟书的66封书信和《也是集》手稿、杨绛的12封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钱瑗的6封书信以及其他书信共计110件集中拍卖。杨绛先生随后在《文汇报》上公开发表声明,表明了自己坚决反对拍卖的立场,几经周折,最终当事拍卖公司停止了钱钟书书信手稿的拍卖。

  点评:

  近年来,有关名人书札的拍卖在国内、国际拍卖场上早已屡见不鲜,成为众多收藏家追捧的对象,不仅有陈独秀、李大钊等人书札拍卖结果大为可观,今年的嘉德秋拍上,鲁迅200余字的书信更是拍出了655.5万元的天价,可谓“一字万金”。这么多名人书札被拍卖,却鲜有涉及侵权事件发生,而今年102岁的杨绛先生维权一事,将名人书札的拍卖引向风口浪尖。之前钱钟书的《钱默存诗册》《致黄裳信札二通》也相继在2009年和2011年拍卖成交,但这次杨绛先生所不能接受的是,这些亲人之间的书信并未公开发表过,里面涉及的个人隐私、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多年的感情,怎么可以成为商品去交易,“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私人书信,本来是最为私密的个人交往,怎么可以公开拍卖”?

  这一事件也在提醒名人书札收藏热之下的拍卖市场,亟需解决拍品中存在的文化伦理问题。


  事件:

  4月,江苏三个小孩模仿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中“灰太狼烤全羊”的情节,将小伙伴烧致重伤。随后,被烧伤儿童的家长将点火同伴及动画片制作方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告上法庭。12月18日,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宣判,判处被告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担原告损失的15%,赔偿原告39000多元。

  点评:

  制作公司属于“躺着也中枪”?其实不然。在我国,动画片的受众以儿童为主,爱模仿又是儿童的天性,他们在看过动画片之后常常会模仿片中人物的语言和动作,甚至在思想性格上也会受到一些他们认同的动画形象的影响。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动画片会对儿童的心理成长有一定的诱导作用。动画片出品方在情节的设置上应从儿童的角度出发,杜绝行为恶劣的情节画面出现,规避因儿童模仿其中的情节带来的风险。同时,审查制度也应更加完善,监护人更要负起日常教育的责任。


  事件:

  曹操是三国时期著名的英雄人物,而他的身世以及后人流落何方一直是个谜。2009年,河南安阳墓的发现曾引发社会大讨论。今年11月,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通过现代基因反推和古DNA检测的双重验证,曹操既非一些史学家认为的夏侯氏后人,也非汉代丞相曹参的后代。此外,还确认了6支曹氏族群最有可能是曹操的后人,至此,曹操的身世谜团在相当程度上被破解。然而,此研究结果公布后,争论随之鹊起,成为关涉历史、科学、经费、常识等诸多领域的热议话题。

  点评:

  曹操本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与后人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成为今人的论争焦点。科学研究讲求“大胆地设想,小心地求证”,学术研究只要秉持科学的精神,进行严谨的研究,得出任何结果均不足为奇。然而,针对这一研究结果的“名人故里争夺战”似乎又要打响。据了解,研究结果涉及到的曹操“户籍”所在地——安徽亳州传出消息将投资2亿元建曹氏故居,包括曹操纪念馆、曹操文化园等集文化、旅游、休闲于一体的占地400亩的大型核心景区项目,计划于明年开建,面对这些,此前靠打曹操牌发展旅游的一些地方也坐不住了。打着“名人故里”旗号大搞旅游的现象已见怪不怪,而去过此类景点的人心中大概只有“失望”二字。但愿这些开发商们能停下来扪心自问一句,在这些浮夸的外表下,真正的历史文化流传下来了吗?


  事件:

  多年来作家和文字工作者一直呼吁提高稿酬。9月23日,国家版权局发布草拟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意味着原创作品的基本稿酬将有可能从原来的千字30元到100元提升为千字100元到500元。

  点评:

  创作是一种精神劳动,如果从事创作不能挣钱、不能安身立命,谁还愿意守卫文字、捍卫文学?这或许也是文学边缘化的原因之一。一定意义上来说,文字工作者尤其作家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对文字工作者的尊重程度反映着一个国家的高度。稿酬的提高不仅仅意味着钱多了,更是一种对文字、对文学的尊重,对文化尊严的维护。

  然而,几家欢喜几家愁,稿酬提高也自然有质疑的声音。出版方忧心忡忡,稿酬的提高意味着成本的增加,有些出版社本来就利润低,有举步维艰的态势,如今无异于雪上加霜;网络管理方觉得并不合理,因为网络作品良莠不齐,总体质量偏低,文字量又偏大,参照纸本稿酬标准显然太高了。

  本版文字由本报记者何瑞涓、邵杰、吴华,实习记者李超集体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