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enlianSNS V1赶紧注册与朋友们分享快乐点滴吧!

社区 > 电影社区 > 帖子详情

金鸡奖,So Young!

不久前落幕的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初执导筒的赵薇、被称作“男花瓶”的黄晓明,以及从电视圈转战电影圈的宋佳和王珞丹均是第一次获提名便夺得重要奖项,曾被批评“老气横秋”的金鸡奖,终于迎来了年轻血液的沸腾。也许影片《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英文片名,可以最为贴切地形容本届金鸡奖的特色——

金鸡奖,So Young!

  我们应该和郑微一样,在青春期尽可能地去疯狂、去释放激情,因为之后还有漫长的岁月可以让我们去抚平那些激情。  ——赵薇

  我想,我可能真的是个演员了。‘演员’这两个字对于我来说,真的比任何夺目的光环都更有分量。 ——黄晓明

  我所能够做到的,只是努力将她的情感和内心世界呈现给观众:一个文艺的、倔强的、寂寞的萧红。 ——宋佳

  在经历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杨佳琪的生活变成一团乱麻。但至少,她成长成了一个有勇气的记者。 ——王珞丹

 

  赵薇(最佳导演处女作奖):

  其实,我是个导演

  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评委会将最佳导演处女作奖颁发给赵薇时,给出的评语是:“《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成功地讲述了在经历人生况味之后,对青春的一次动人回望。”即便是放在一年前,恐怕也很少有人能够料想到,赵薇这个曾经很“傻”很天真的“小燕子”,这个曾经被指责表情呆滞不会演戏的演员,竟能作为导演创作出《致青春》这样一部情感真挚、故事流畅的怀旧青春片并取得超过7亿元人民币的高票房,甚至最终获得金鸡奖的肯定。

  《致青春》的编剧李樯评价赵薇“就像是动画片里的人,善良率真、不拘小节”,相信这也是很多人对赵薇的第一印象。事实上,赵薇远比这复杂。她是一个大智若愚的人,漂亮的外表总是会让人忽略她睿智的头脑。从开始筹备《致青春》那天起,她就很清楚这部电影是为谁而拍的。

  “《致青春》是一部关于我们这代人和上下两代人成长的电影,它展现的是中国几代年轻人的成长史。青春并不是这部电影唯一的主题,从片名就能够看出,我们既关注‘青春’,也缅怀‘逝去’,更懂得‘致敬’。”所以在赵薇眼中,那些正处在青春期的年轻人以及那些青春已逝却希望缅怀青春的不再年轻的人,都是《致青春》的潜在观众。

  影片中郑微、阮莞等女性角色收获了观众的认同和感动,陈孝正、林静等男性角色却备受争议。赵薇表示,站在女性立场上批判片中的男性人物绝非自己的本意。“虽然我是一个女导演,并拍摄了一部以女性人物为主的电影,但我并不是女性主义者。我不认为女性就更加坚韧和伟大,男性就有着各种各样的不足。”赵薇说,“男性和女性就是两种花朵,他们面对爱情都是同样的勇敢。但女性没有事业,并不会被人看不起,而男性因为爱情而影响事业,就会面临这样那样的压力。男性和女性本身的属性决定了他们对待爱情的态度是不同的,这也是造成影片悲剧的主要原因。在我看来,男性向现实妥协,扼杀自己的爱情与青春,这也是一种力量。”

  影片后半段两位男主角先后回到女主角身边的情节,被很多人指责拖沓冗长,但赵薇却认为这个段落必不可少。“他们如此坦荡地面对郑微,不为自己辩解半句,甚至在公开场合坦陈过去的错误,这需要勇气。我觉得男人具有这种勇气,是非常有力量感的——他们不回避过去的失败、虚荣、猥琐,是因为他们不愿因为愧疚而放弃重生的机会。”赵薇说。

  从未获得过金鸡奖演员奖提名的赵薇,第一次获提名并得奖竟是凭借导演的身份,这让她在欣喜之余又感到了些许不满足。她决定未来几年还是要在表演方面多下工夫。“《致青春》女主角杨子姗提名金鸡影后,对我是一种鞭策,因为她是我调教出来的。”赵薇笑言,“我对自己的演员生涯并不满足,因为我还从没有遇到过一个从头到尾都能让自己演得淋漓畅快的角色。我过去演的都是比较善良的正面人物,所以我打算突破自己,在下部电影中扮演一个心机很深的反面角色。”

  有人问赵薇,为什么《致青春》中的女主角郑微跟小燕子那么像,她身上是不是有你的影子?赵薇回答,郑微身上,只有青春的影子。“我们一生中做过的那些疯狂的事情、后悔的事情、难以预料的事情以及难以承受的事情,大都发生在稚嫩的青春期。所以我们应该和郑微一样,在青春期尽可能地去疯狂、去释放激情,因为之后还有漫长的岁月可以让我们去抚平那些激情。”赵薇说。

  黄晓明(最佳男主角奖):

  其实,我是个演员

  “其实,我是个演员。”站在金鸡奖的领奖台上,最佳男主角黄晓明终于可以信心十足地说出这样一句话。为了这简单的7个字,他已经苦苦奋斗了15年。自入行那天起,“男花瓶”这个明褒暗贬的称谓就与黄晓明如影随形,无论电视剧《新上海滩》《精忠岳飞》还是电影《风声》《血滴子》,都没能让他摘掉“不会演戏”这顶帽子。

  在电影《中国合伙人》开拍前,就有人曾这样拿黄晓明开涮:“谁能将黄晓明调教成影帝,谁就是中国最好的导演”。结果,陈可辛做到了,他的电影真的让黄晓明成了实至名归的影帝。“陈可辛导演本想让我演孟晓骏(片中邓超的角色),他觉得这个人物外形上更贴近我。但看过剧本后我告诉他:我要演成东青,这个人物才更像我。”黄晓明回忆道,“成东青身上的坚韧、执著,以及他从一个‘土鳖’走向成功的经历,更能让我获得共鸣。”

  黄晓明不厌其烦地向陈可辛讲述自己遇到过的种种挫折、嘲讽与低潮,他的经历逐渐打动了这位大导演。试装那天,黄晓明穿上上世纪80年代的衣服,陈可辛终于激动地说道:“晓明,你就是成东青!”

  为了演好成东青,黄晓明找来了大量原型人物俞敏洪的图书和演讲视频,一页一页地做标注,一段一段地揣摩。他越来越发现,自己真的就是成东青。影片中成东青为了考大学在村里给母亲下跪,画外音是“在中国,英雄是可以下跪的”,而黄晓明在出道之初,也曾给一个制片主任下过跪;俞敏洪在演讲中调侃自己,赚了钱不存银行,而是一摞一摞搬回家数,而黄晓明第一次演电视剧男主角的时候,也曾将5万元片酬一摞一摞搬到爸妈面前;俞敏洪曾在大学毕业时对同学说:“我是班里学习最差、起点最低的,但我会加倍努力。也许你们10年可以成功,那我就用20年。就算最后不能成功,我也会好好锻炼身体,健康活到80岁,把你们一个一个送走”,而大学刚毕业后,黄晓明的同班同学赵薇、陈坤一个个红透了半边天,他自己却在地下室吃着方便面……“其实,我和成东青一样,就是个‘土鳖’。”黄晓明说,“我真的是一个很笨的人,上大学时好多人都叫我‘木头’,这个外号其实挺贴切。我不是一个有天赋的演员,我唯一的技能就是努力。但我坚信人定胜天,人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的。”

  于是,黄晓明给自己立下了座右铭: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我要做最努力的那个。很多人嘲笑他英语不好,但他偏偏就要选择成东青这样一个英语对白特别多的角色,逼着自己去攻克英语这道难关;很多人说他不是好演员,他就挑了一些并不招人喜欢的角色,一部一部地拍,一条一条地过,为的是磨炼演技。

  “周星驰的电影《喜剧之王》里有一句经典台词:‘其实,我是个演员’,这句话让我感触极深。演了这么多年戏,有人说我是明星,有人说我是偶像,但很少有人认真地对我说:黄晓明,你是个好演员。演完《中国合伙人》之后,我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成东青这个角色:我现在上厕所的时候还经常会下意识地背着电影里的英文台词,提裤子的时候也忍不住习惯性地提到胸口。我发现我成了成东青。”黄晓明说道,“我想,我可能真的是个演员了。‘演员’这两个字对于我来说,真的比任何夺目的光环都更有分量。”

  宋佳(最佳女主角奖):

  至少,我不能辜负萧红

  电影《萧红》中的一个片段,至今仍让宋佳痛到想哭。1942年,香港,卧床的萧红病入膏肓。萧军,这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早已不知何方;端木蕻良,这位现任的丈夫也不再能够依靠;只有年轻的作家骆宾基在一旁陪伴着她。萧红想抽根烟却没有火,恰巧这时端木蕻良回来了,骆宾基顿感尴尬,便以找火为由出去了。当时的香港正遭受日军的轰炸,正如病弱不堪的萧红经受着人生所有的残忍——她望着骆宾基走出门去,突然感到生命中所有男人都会一个个离自己而去,这似已成为一种宿命。于是,一种孤独的绝望之感忽地涌上心头。

  这无穷无尽的绝望感,也涌上了演员宋佳的心头。演到这里时,未点燃的那根烟还含在嘴边,宋佳便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头钻进被子里,放声大哭,继而虚弱地哽咽,继而再放声大哭。

  “我很幸运,在31岁的年龄遇到了31岁离开人世的萧红这个角色。”宋佳说,“我们都是黑龙江人,我出生在哈尔滨,她出生在呼兰,两地距离不过几十公里,这是一种奇妙的缘分,所以我很珍惜这个角色。”在宋佳眼中,萧红是一个极难演,但又极适合自己的角色。“我很理解她那种文艺青年式的受难美,也有信心能够诠释出她的内心世界。”宋佳表示。

  痴情的萧红是不幸的,因为她生活在那样一个男女情感无法达到公平对等的年代,独立而坚强的她终于被内心的压抑与身体的病痛所击溃。“记得剧本里萧红说过,她一生所有的悲苦都源自于她是一个女人,我演完这部电影后,感触最深的也是这句话。”宋佳说,“无论面对怎样的挫折与打击,萧红都从未屈服过。我所能够做到的,只是努力将她的情感和内心世界呈现给观众:一个文艺的、倔强的、寂寞的萧红,一个不一样的萧红。我对自己说,不论如何,至少我不能辜负萧红。”

  萧红大胆而炽热的爱情观,不禁让宋佳联想到了当下。“萧红对爱情是一往无前的,一点儿都不怕受伤——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在那个年代,女性反而是更早觉醒的一代,像张爱玲、林徽因、丁玲这些女作家都是如此。反观现在的女孩儿,反而缺乏了这种勇气。”宋佳感慨道。

  王珞丹(最佳女配角奖):

  至少,我是有勇气的记者

  一个很“二”的女记者杨佳琪,让王珞丹获得了生平第一个重要的电影表演奖项。这个因为演《奋斗》、演《杜拉拉升职记》而在电视圈打出名气的女孩儿,其实特别想在电影界获得肯定。“过去每次获得各种奖项提名的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颁奖之前的采访环节。每当被问到‘你有信心吗’时,我都会回答‘入围就是肯定’。这个谎我撒了很多年了,其实每个奖我都想得,因为每个角色我都真心付出了。”王珞丹坦言。

  在出演《搜索》之前,王珞丹对记者这个行业几乎一无所知,平时接受记者采访时,她都是人家问什么答什么,也没有特别留心记者的言行举止。“多亏陈凯歌导演对我进行了不厌其烦的指导,帮我深入理解人物。他告诉我,杨佳琪是个菜鸟,但不是那种笨、傻、痴的菜鸟,而是一个很聪明的菜鸟。她懂得用自己的‘保护色’去完成采访任务,并且具有很强的新闻敏感性和社会责任感。”王珞丹说。

  陈凯歌提醒王珞丹,一定要演出实习记者初出茅庐的青涩感。姚晨为了把握角色,特地去电视台体验当记者的感觉,但王珞丹坦言自己并没有去。“因为我的角色不能有成熟记者的那种腔调,她就是要以一双好奇的眼睛来观察整起新闻事件和整个记者圈子。总而言之,她不能太过圆滑。”王珞丹表示。为了找到杨佳琪的感觉,王珞丹连走路的姿势和说话的状态都变了。“陈凯歌导演对我说,你要经常像‘爆豆子’一样说台词,表现出一种既聪明又‘二’的状态,这才符合人物的感觉。”

  在经历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杨佳琪的生活变成一团乱麻。“但至少,她成长成了一个有勇气的记者。”王珞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