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enlianSNS V1赶紧注册与朋友们分享快乐点滴吧!

社区 > 杂技社区 > 帖子详情

中外魔术师汇聚“魔术之都” 大学生魔术师共话未来

   

    来自全国的45个魔术社团代表在“中国高校魔术社团联谊会”长卷上签字

    现场一片寂静,几十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住魔术师手中的叉子。随着他手指轻轻的摩擦,叉子就像打蔫的花朵,慢慢弯下了腰。

  一定有人在心里狂喊:“这不可能!”

  而魔术师会告诉你:在魔术的世界里,没有“不可能”。

  9月7日,一群“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入华北电力大学,参加在北京市昌平区举办的中国北京亚洲大学生魔术交流大会(中国风云会)。一位志愿者兴奋地说:“全是魔术师,这里好像哈利波特里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大学生掀起魔术浪潮

  热烈的掌声中,自称“意念魔术师”的上海大学选手郑俊捷露出得意的笑容,之前因为音乐故障带来的烦躁和紧张已经烟消云散。“打蔫”的叉子最后变成了鲜花,送给被随机选中担任助手的女观众。

  这不是郑俊捷第一次在舞台上“遇险”。去年一次演出时,他的道具玻璃杯突然“粉身碎骨”。缺少临场经验的郑俊捷手足无措,只好宣布“道具出问题了”,遗憾离场。“后来才知道,我其实可以把这个意外当成一种设计,然后继续演下去。”这次他显然成熟了一些,在等待音乐的间隙与观众进行了互动。

  说起选手们的表现,担任评委的美国著名魔术师罗扣·希拉诺(Rocco Silano)连称“不可思议”:“我在和他们同样年纪的时候,可比他们差得远。”虽然这位两度在FISM世界魔术大会获奖的“魔术怪杰”很可能在说客套话,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轻的大学生魔术师的确令人惊喜。

  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上,刘谦凭借魔术《金玉满堂》红遍全国,引爆内地观众对魔术的热情,也让一大批年轻人爱上魔术。过去的三四年间,魔术开始在大学生中风靡,也正是充满青春活力的大学生掀起了中国魔术的新浪潮。

  传统魔术是不是“out”了

  魔术师王晗曾经被一个飞牌的手法困扰很久,不听话的扑克牌就是不肯按照他期望的路线飞。他把“有三个拍摄角度”的教学视频研究了无数遍,却始终找不到问题所在。直到经过前辈一句点拨,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发力的手指不对。“书和教学视频是不会告诉你应该用哪根手指发力的。”王晗说,“学魔术,有人教和没人教,差别真的太大了。”

  在网络时代,学习魔术已经不再需要“拜师”。许多年轻的魔术师都是靠教材、视频等方式“自学成才”的。但是如果有个“师傅”,学魔术会变得容易许多。

  对比自己当年学习魔术的情景,著名魔术师秦鸣晓十分感慨。“我们当年知识少、见识少,不像现在的年轻人,拥有这么多的资源。”

  但让魔术界前辈们担忧的是,大学生魔术师们喜爱的几乎都是西洋魔术,中国传统戏法却无人问津。

  认真探究起来,这似乎并不是大学生的错。“国外魔术师很多人都会出教学视频,可是我还没见过哪位中国的魔术前辈出来教学,最多也就是出书。而很多手法,看书是学不会的。”魔术师刘倨任说。在他看来,中国传统魔术已经“out”了,如果不加创新,就很难吸引年轻人。

  这正是上海杂技团副团长,美国国际魔术师协会311分会副秘书长周良铁一直挂心的事情。“传承是发展的基础。如果没有传统的传承,魔术的发展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在他看来,传承不必过分拘泥于形式,传统的东西虽好,不加以创新就无法传承。“我每次看皮特·马韦(Peter Marvey)的表演都觉得很惊奇,因为他总有新的东西。直到有一次碰到国际马戏学院院长,他说这些并不是新的东西,而是在他们的传统魔术上加以改良出现的。”周良铁说,“创新需要基础。不要把传统魔术当成一种演出形式,而要把它看成一种创作元素。齐白石曾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在魔术上也是同样道理。”

  不仅传统魔术需要创新,西洋魔术同样需要改良,使其更加符合中国观众的口味。“历史证明,中华民族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民族。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传统魔术和西洋魔术都会被包容。我们要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魔术光明的未来。”周良铁说。

  谁会是第一位魔术硕士

  “你认为魔术算艺术么?”王晗的语气里透着不服气,“如果魔术是艺术的话,为什么大学里有舞蹈专业、声乐专业、钢琴专业,却没有魔术专业?”

  的确,“不专业”一直是制约中国魔术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魔术产业应该形成专业,而不是像卖玩具一样在小店里卖魔术道具。魔术书籍在普通书店里随处可见,但这种大众经营方式会破坏魔术的生态环境。” 北京魔术师俱乐部副主任、著名魔术师王志伟介绍,在西方,已经形成相对规范的魔术产业。专业化背后,是相应行业协会的推动。

  经过多年呼吁,王志伟梦想的魔术家协会依然只是个梦。让他略感欣慰的是,随着大学生魔术爱好者越来越多,高校魔术社团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至少在高校范围内,魔术爱好者们有了自己的组织。”

  王志伟介绍,目前,我国艺术类高等院校已经允许设立有别于艺术学硕士的艺术硕士。一些高校正在积极筹备,或许不久之后,就会出现第一个培养魔术艺术硕士的学校。而北京市昌平区已经走在路上,逐渐搭建魔术产业的基础平台,积极组织大学生魔术交流活动,筹办魔术学校,努力推动着中国魔术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为了等待这一天,中国魔术已经准备了13年。”王志伟感慨道。


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黄丹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