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enlianSNS V1赶紧注册与朋友们分享快乐点滴吧!

社区 > 文联传媒社区 > 帖子详情

代表委员心中的女性形象

时间:2014年03月0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丁薇 董大汗 金涛

为女性提供自我实现的方向和方式

  □ 本报记者 吴月玲

  又是一年三八妇女节,有时妇女的另一个名字是“妈妈”,妇女的社会地位往往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高素质的母亲更容易培养出高素质的下一代。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的传统由来已久。在新世纪这十多年来,中国妇女的社会地位更是有了显著提高。2011年10月公布的由中国妇联、国家统计局组织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报告显示,14个调查项目中的绝大多数指标都有提高:其中,18—64岁女性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8年,比2000年提高了2.7年,性别差距由10年前的1.5年缩短为0.3年;在生产、经营和买房、盖房的决策上,妻子参与决策的比例为72.6%和74.4%,分别比10年前提高了5.7和3.9个百分点;在家庭投资或贷款的决策上妻子参与决策的比例为74.7%,比10年前提高了14.3个百分点。

  与此相对应的是,近年来,我们文艺作品中也出现了一批新女性形象:《温州一家人》里小小年纪到国外闯荡创业的阿雨,是改革开放中在商海搏击的女性代表;《女人进城》里的村妇女主任王红艳等一群留守妇女,在丈夫打工挣了钱返乡后,也憋了一股劲要进城打工,开创自己的事业,赚到自己的钱,以提高自己的家庭地位;《辣妈正传》里的夏冰,家庭事业两不误,成为很多“80后”、“90后”女性的楷模……这些女性角色和女性形象大多令观众耳目一新,给很多现实中的女性提供了自我实现的方向和方式。

  中国女性勤劳,新中国成立时,毛主席发出“妇女要顶半边天”的号召,妇女们接受教育,走上工作岗位,在文艺作品中出现了“李双双”那样的典型角色;中国女性善良,面对“文革”造成的伤痛,《渴望》里的刘慧芳撑起了沉重的家庭,承担了所有的苦难;中国女性宽容,《致青春》里的郑微理解为出国深造抛弃了她的林孝正……新时代又赋予中国女性新的特质:独立、坚强、自由,有女性的自我意识。很多女性如今对刘慧芳式的人物并不认同,认为那是大男子主义者幻想出来的“完美”人物。对于女性,一味的隐忍不是必须接受的命运。

  在文艺作品中,与时代同步的“新女性”角色还是不够多,以至于很多人在回想近一两年自己最喜欢的文艺作品中的女性是方方小说《万箭穿心》中的李宝莉。这部小说2012年被拍成同名电影,不少观众是通过电影认识了李宝莉这个人物。她的强悍和固执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家庭和婚姻的不幸,但她身上的坚韧和乐观让观众喜欢她,也令观众深思,是什么造成了她前半生的悲剧?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马惠娣等根据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生活方式问卷数据分析,得出结论:近10年来,虽然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但全社会缺少来自政府与媒体的对女性接受新生活方式的引导,缺少引领好的生活方式的时代楷模和杰出人物。实际上,这对引领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文艺作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女性的教育、医疗、就业、婚姻得到了法律和国家的有效保障之后,要切实改变社会观念,宣传尊重女性、尊重女性的自由选择,同时防止封建社会的旧女性观念沉渣泛起,文艺作品大有可为。

京剧《穆桂英挂帅》剧照

电视剧《辣妈正传》剧照

电视剧《父母爱情》剧照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剧照

  有本事才有地位

   刘兰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协名誉主席)

  喜欢:京剧的旦角都非常好,梅兰芳舞台体系是很完整的。虽然京剧艺术成熟只有200年,我们曲艺评书有上千年的历史,但他们的手眼身法步都值得一学,无论是《穆桂英挂帅》里的穆桂英和佘太君,还是花脸。我最近还看了马连良的戏,是幽默戏,他的诙谐幽默甚至超过了曲艺里的相声。

  不喜欢:新时代的女性既贤淑又大方,中华民族的美德也不能少,孝老爱亲、尊重丈夫是必须的。我不喜欢在艺术作品中看到女人打骂丈夫、丈夫满场躲的场景。这不好,会伤害女性形象。男人不应该暴力,女人更不应该暴力,要自尊、自爱、自重。“恶妇”式的人物可以调侃,但不应该宣扬。现在的艺术作品中,有的女性动不动就要这个要那个,像男人的宠物。我们女性在社会上已经很强大了,女人也不需要完全依靠男人,自己要有本事。女人只要自己有本事,就会有社会地位,就会有经济地位,就会赢得男人的尊重。三八妇女节到了,这是女人最美丽的时间,向妇女同志们问好,祝她们永葆青春靓丽,事业有成,婚姻家庭幸福。

  职业精神有魅力

  盛小云(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曲协副主席)

  喜欢:给我印象最深的女性角色是我在一部苏州弹词中篇《绣神》中饰演的苏绣大师沈寿。令我最钦佩的是,沈寿的一生默默无闻,她就用一根银针,把自己的想象和感情都融入苏绣之中,引领了一代苏绣新风。虽然沈寿在国内并不为很多人所熟悉,但在苏州,她是鼎鼎大名的苏绣艺术一代大家,是仿真绣的创始人。之前因为要扮演沈寿,所以就对她的经历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和研究,通过查阅资料和舞台表演,我发现沈寿的一生中除了苏绣就是艺术,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一心沉浸于艺术之中。在社会风气较为浮躁的今天,沈寿忘我的职业精神是很多艺术工作者都需要学习的。

  传统美德有继承有发展

  高满堂(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编剧)

  喜欢:最近的《父母爱情》非常温馨,梅婷饰演的安杰很值得我们尊重,她的身上体现出的是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而且是有继承和发展的传统美德,这也是让世界人民尊重的一种美德。

  不喜欢:目前的影视剧给观众提供的营养十分贫乏,长期下去,就不仅是没有营养的问题,而是喂观众吃“毒药”的问题了。这样的问题表现在女性角色身上,就是在近些年的影视剧中,我们很少能看到女性身上有什么传统的民族文化元素了。时代是变了,但中国女性的传统道德却没有改变。为了博取眼球和收视率,当下影视剧中的恶妇太多,一个个把男人折磨得要死,这对中国妇女的形象是巨大的伤害。这在现实题材中体现得更加明显。我们的现实题材太狭窄了,恶婆婆、小三、大丈夫、小妻子这样的人物充斥荧屏,她们绝不是生活的主流。我们的创作者大肆表现这样的题材,将美好的婚姻撕裂,彰显婚姻中的矛盾,除了博取收视率,还能获得什么?我们的创作不能完全被收视率左右。

  女英雄激动人心

  李胜素(全国政协委员、京剧表演艺术家)

  喜欢:给我印象最深的女性角色是1978年上映的电影版《江姐》中的江姐这个人物。在亿万中国人的心中,江姐是革命意志坚强的代表。她的一句名言是:“严刑拷打算不了什么,竹签子是竹子做的,而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做的。”这部电影曾激动了无数人的心。杨维忠老师表演的江姐从气质到形象都恰如其分,她用出色的唱功和扮相把江姐这位坚强的战士,同时又是好妻子和好母亲,最后为了革命事业舍弃一切的女英雄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演的传统戏比较多,要说最喜欢的一个女性角色的话,我想还是《穆桂英挂帅》中的穆桂英这位女中豪杰。穆桂英这个人物令我感触最深的一点是她年纪轻轻,却敢自作主张挑选丈夫,不受礼教等框架的限制。她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最后战死沙场,为国捐躯,更是令人感慨。这出戏是京剧梅派的经典,当年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请教了很多前辈,研习前辈们表演中的独到之处。

  小女子大胸怀

  王芳(全国人大代表、苏州昆剧院副院长)

  喜欢:我前年排了一部反映女性的苏剧《柳如是》,剧中的女主角柳如是成为近年来我喜欢的女性角色。《柳如是》是新编剧目,没有老的折子戏可供参考,全靠导演的启发、挖掘、理解进行演绎。作为“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虽然是风尘女子,气节却远远超过一般男性。我觉得在当代演绎这个角色是比较有意义的,它是对文人精神的唤醒——一个人活着就要有尊严、讲气节,这是最吸引我也是最具挑战性的。原来我饰演的女性大都是谈情说爱、缠绵、柔弱的角色,但柳如是偏偏不是这样。她有妩媚的地方,但更有骨子里的强硬,虽然是小女子,但有大胸怀。其实她老夫少妻的小家庭过得很好,但她会思考国家的兴亡对个体的意义,要演绎这种气度特别具有挑战性。在服装方面,这出戏没有水袖、扇子等帮衬,就靠赤裸裸的两只手,人物塑造跨度比较大。在这个过程中,我呈现的人物从原来的柔弱转向刚硬,有时大家又觉得我演得太过,像个女干部了。于是不断调整,来回折腾,跨出去、退回来、再跨出去。

  婚姻中的尊重与爱

  濮存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剧协副主席)

  喜欢:我最喜欢的是舒婷的《致橡树》,这是女性的宣言。“……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爱情没有尊重不行,爱情里有爱,如果尊重高于爱的话,一切问题都好解决,不然爱完以后就有恨和怨了。这首诗歌表达了尊重和平等。希望女性去读,男性也去读。

  母亲大爱很完美

  王小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舞协副主席)

  喜欢:我是舞蹈演员,所以印象最深的女性角色还是在舞蹈作品中,比如说卓玛表演的藏族舞蹈作品《母亲》,她把藏族母亲始终驼着背、低着头、背上背着生活用品那种沧桑的感觉表演得非常到位,透过这部作品我可以感受到母亲给予我们的关爱和力量,所以这部作品对我后来表演舞蹈诗剧《关东母亲》中的母亲形象很有启发。虽然卓玛演的是一个藏族母亲,我演的是一个汉族母亲,但母亲的本性都是一样的,我饰演的这位母亲是一个与坎坷命运坚强抗争的女强人。在抗日战争年代,她的丈夫和儿子都上前线去抗日,最后都不幸牺牲,但这位母亲很坚强,后来又把孙子抚养长大,送他们上了抗日前线。这种母亲的大爱特别让我感动。当时饰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也是一个母亲,虽然现实生活中我觉得自己作为母亲还做得不够好,但我在塑造这位母亲形象的时候还是非常完美的,尤其是把东北女性刚强、坚忍不拔,以及对生活无比热爱的气质充分表现了出来。

  期待正能量

  吴碧霞(全国人大代表、著名歌唱家)

  不喜欢:我知道大家特别爱追韩剧,这也引起了我的思考。中国电视剧制作量非常大,但是能达到像韩剧那样国际影响力的作品,还是很少的。韩剧里传递的产业链的信息价值,是值得中国电视剧制作者思考、值得文化创意产业从业者思考的大问题。近两年《甄嬛传》很受欢迎,剧中孙俪演得特别好,但是这样表现后宫之争的电视剧虽然有一定的现实生活意义,但不能代表中国的普世价值观。我认为具有正能量的女性形象还是应该再多一些。

  别扭曲女性形象

  赵汝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舞协主席)

  喜欢:今年我们还是要大力宣扬我们的舞剧《红色娘子军》,我认为这部舞剧是很震撼的。我自己是跟着《红色娘子军》成长过来的,我觉得中国芭蕾舞团能够在50年间一直坚持创演这个娘子军题材,其实是对下一代的一种激励。不管你在生活中是什么样的,当你演这部戏的时候,就会回到那个革命的年代,你会被国际歌感动,会被这样一群女性人物感动。我觉得现在像《红色娘子军》这样的作品太少了。

  不喜欢:电视作为最大的传媒平台,其中播出的作品有很多都挺扭曲女性形象的。中国妇女一直有特别肯干、吃苦耐劳的传统,但现在的影视作品使年轻人受到了反面的影响。现实题材电视剧里反映的都是那种恶斗的婆媳关系,还有一些纸醉金迷的生活。比如《女人帮》里的女人,就不愿结婚,还过着特别奢靡的生活。前不久,我追看的《新闺蜜时代》里的王媛就很假,她的家庭状况不是特别好,但剧中每一个镜头她都会换不同的衣服,我就不知道她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当然剧中说她暗恋一个大款。倒不是说现在非得塑造红色娘子军那样的女性形象,但我觉得当代的编导们太追逐那种物质的生活了。可能他们的生活状态就是那样的,所以才写成那样。最近在播的《大丈夫》讲了一个年轻女性找老男人当丈夫的故事,这部剧歪曲了正面的妇女形象,也破坏了夫妻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状态。

  作为我这个年龄的妇女,特别关心对下一代的教育,而这种教育是无时不在的。我们也追着电视剧每天看,但我看到的就只有宫廷戏和现代戏。现在播放的这些现代戏,实际上并没有宣扬一种正确的生活方式,剧中的生活方式和普通人的生活方式是有距离的,脱离了真实的生活。平常的女性不可能天天穿那么高档的高跟鞋,也不可能总是袒胸露背的打扮。尤其是《女人帮》里有不断喝酒的镜头,我想一定是有酒商赞助了这部戏,在现实生活中,闺蜜们会天天聚在一起喝酒吗?我认为不太可能。(记者 丁薇 董大汗 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