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enlianSNS V1赶紧注册与朋友们分享快乐点滴吧!

社区 > 音乐社区 > 帖子详情

东方剧院开启音乐剧驻场演出

东方剧院开启音乐剧驻场演出

身边的音乐剧,身边的剧场

音乐剧《妈妈再爱我一次》剧照

  “我们一定想办法让观众走进来”

  在北京的东四十条,造型独特的东方剧院很容易辨认;距离地铁站几百米的距离,也使它很容易找到。这座剧院从此要和音乐剧发生紧密关联,随着5月份要拉开大幕的音乐剧演出季,它也成为北京首家音乐剧专业剧院。

  李盾是东方剧院的院长,曾制作了《蝶》《王牌游戏》和《爱上邓丽君》等音乐剧。他觉得,现在国内的音乐剧已经进入青春期,3年内会有很大的力量爆发出来。“青春期可能躁动,可能叛逆,但是每天都在成长。”

  东方剧院是个中型剧院。“很多人说它可能没有那么大,可大的剧院太多了。有人说它的舞台没那么深,可深的舞台也太多了。”李盾说,“最重要的是内容,演什么最关键。”开幕演出季,将先后上演李盾打造的两部音乐剧,《妈妈再爱我一次》和修改版的《爱上邓丽君》,5月6日至18日,前者演出12场,6月上旬到9月初,后者驻场演出50场。

  东方剧院用低票价表达自己的亲民。这两部音乐剧,最低票价仅50元,平均票价230元。“我们一定想办法让观众走进来,爱上音乐剧这个形式,爱上这个剧院。”李盾说,“音乐剧是一个产品,它要生存下去,必须有人买票来看。”很多人问他,做音乐剧的感受是什么?他回答:做音乐剧就像经历人生,每天都在现场直播,你错了就错了,你对了就对了,你努力了就收获了,你前行了就真的往前走了。“就是这么简单。”

  韩国有5000万人口,每天在这个国家有100多部音乐剧在演,但中国十几亿人口,这么多城市,每天上演的音乐剧却屈指可数。两相对比,李盾觉得这是中国都市文化的一个大的缺失。“音乐剧这一艺术形式是现代都市文化的产物,它融合了音乐、舞蹈、戏剧等多种舞台表演艺术,相比歌剧和芭蕾,具有更多时尚流行的元素,更贴近现实生活、更容易被现代都市人接受。”

  把人生中的美好瞬间,用音乐讲给大家听

  开幕演出季的《妈妈再爱我一次》,是在全国多个城市巡演80多场后,首次在京演出。本剧根据同名电影改编,由德稻集团、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和东莞塘厦松雷音乐剧剧团三方合作出品,香港金牌音乐人金培达担纲作曲,歌手周冰倩出演“妈妈”。7年前李盾买下了它的改编权,4年前开始着手做,当时是他“人生最艰难的时候”。他先找到金培达,说目前很艰难,但我还是要做音乐剧。金培达支持他:“不给钱也给你做。”他找到好朋友周冰倩时,同样说没钱,周说,给票也行。他回答她,票也得自己买。“她说没遇到过我这样的人,我说我就是你遇到的第一个这样的人。”李盾回忆。

  这个不拿报酬的团队组建起来后,创造了奇迹。800多万元的制作成本,在全国演出80多场后已经回收,再往下演,就可以赚钱了。有记者问李盾,主创们的报酬是不是可以给了?金培达回答:“既然当初没有说借,现在就不用还。”

  金培达是在几年前看音乐剧《蝶》时认识李盾的。“缘分延续到了我们这次合作《妈妈再爱我一次》。”他说,“对于创作者来说,初衷其实很简单。在我的人生里,遇到过很多好的音乐、电影和故事,它们曾经把我感动了。我也希望把人生中经历的美好瞬间,用音乐再一次讲给大家听。无论是《妈妈再爱我一次》还是《爱上邓丽君》,希望这些音乐剧的每个音符、每句对白、每个故事,都能打动我们,让我们回忆和反思自己的人生。”就像这两部剧的词作者梁芒,至今会回忆起在山城重庆,自己曾经生活的小巷子里,每天都能听到邓丽君的歌。那时还是双卡录音机,翻录一盘磁带2元钱,他有次跟老板说了半天好话,花5元钱翻录了3盘,“第一盘就是《小城之春》,那首歌对我影响很大”。

  在为电影创作音乐时,金培达的工作叫配乐。“把导演要表达的主题,通过配乐来放大。我们是服务性的角色,服务于导演和电影。”但为音乐剧作曲时,画面是不存在的,全在他自己脑子里,所以相对来说更加过瘾,“觉得自己是个音乐上的导演,创作歌曲时要找主题,考虑每首歌要说什么,都有更强的主创性”。

  做小样时,所有角色的歌曲他都会自己唱,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真正找到了故事的灵魂,这个过程给他的强烈感觉就是:“感受不了美丽,就写不出来美丽;感受不了伤痛,就写不出来伤痛;感受不了悲哀,就写不出来悲哀。”《妈妈再爱我一次》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唱段《我是他妈妈》,讲述一个伟大的母亲,在法庭上为儿子求情。金培达是在首场演出前一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在没有歌词的情况下,很快写出音乐来的。他自己在唱小样时,眼睛也湿润了,后来看别人站在舞台上唱,看到观众被感动到流泪,作为一个创作人,他感到了巨大的满足,“这种满足超过给影视作品配乐”。

  在审美上必须引领,不能顺势

  《妈妈再爱我一次》在上海有场包场的演出,观众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演出结束后这些孩子都不离场,哭得稀里哗啦的,跟他们的奶奶、妈妈一起,跟演员们拥抱、合影、要签名,还和他们一起讨论:儿子为什么这么对母亲?这件事情让李盾觉得,很多关于教育的问题,对爱的态度问题,关于情感的问题,其实真的需要好的文艺作品去影响观众。也因此,他说:“中国的演出,在审美上必须是引领的,不能是顺势的。顺势很容易,引领是要付出代价的。”

  多年来,李盾一直在努力让更多的人看懂并喜欢音乐剧。他一直思考的问题是:“到底让什么样的人走进剧场?让什么人看音乐剧?中国的音乐剧到底要朝哪个方向发展?”现在他开始有意地将音乐剧从神坛上拉下来,“让它真正走进我们的生活,让看音乐剧真正变成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是最重要的”。

  “音乐剧一定是非常接地气的,讲述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再普通不过的故事。”他做《妈妈再爱我一次》时,一直跟团队强调,千万不能说教,因为这个故事很容易做成说教式的。这次因为有金培达和梁芒,音乐剧最难的用音乐讲故事这一点,他觉得也解决了。“我们只要不端着,你做的东西就一定是商品,是大众娱乐。”这次要驻演50场的《爱上邓丽君》,也是修改调整过的版本,把那些经典的唱段拿回来,删减了大段独白。“音乐剧不是阳春白雪,全家能来看,情侣能来看,有知识没知识有钱没钱的都能来看。”他说,“剧场把票价降下来,就是送给老百姓一个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