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enlianSNS V1赶紧注册与朋友们分享快乐点滴吧!

社区 > 电影社区 > 帖子详情

韩国电影“活学活用”好莱坞 艺术表达传统文化

时间:2014年06月16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蒲 融
低成本温情喜剧片《七号房的礼物》勇夺2013年韩国票房冠军

低成本温情喜剧片《七号房的礼物》勇夺2013年韩国票房冠军

从第50届百想艺术大赏颁奖看韩国电影发展之路——

类型叙事与艺术表达齐头并进

  近日,第50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颁奖典礼在位于首尔的庆熙大学举行。作为韩国最具代表性的颁奖典礼之一,百想艺术大赏是韩国唯一的综合艺术大赏,号称“韩国金球奖”。从今年的百想艺术大赏热度,以及提名作品的流传度来看,2013年可谓是韩国娱乐全面崛起的一年,不管是流行音乐还是电视剧市场,都早已在亚洲甚至全世界引发热潮,而韩国电影则经过多年的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得以在去年全面爆发,佳作频频,本土票房成绩被不断刷新,观众人数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两亿人次,年度人均观影次数甚至超越美国,十大卖座片本土就有9部;海外的影响力也节节攀升,前有朴赞郁导演的《斯托克》和金知云导演的《背水一战》,后有奉俊昊导演的《雪国列车》等英语片,均在全世界电影界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今年由尹鸿承导演的新片《标靶》进入戛纳展映单元,也使韩国电影受到持续热烈的关注。

  韩国电影在亚洲甚至在整个世界的崛起要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结束了纷乱的政治争斗,韩国国内局势趋于稳定,民生改善,以及政府对文化事业的重视,韩国电影人得以潜心进行电影创作;韩国政府也成立了一些官方的文化事业推广机构,旨在世界范围内,宣传推广韩国文化。在推广电影事业方面,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做得相当成功,他们在世界各地设立办事处,组织韩国电影与当地电影文化进行交流,开办电影展映活动,让更多人能够了解、喜爱韩国电影以及韩国文化。

  艺术表达传统文化

  受儒家文化影响极深的韩国,在电影中也力求做到符合儒家文化的价值表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亚洲观众,尤其是儒家文化圈的观众而言,在接受韩国电影时,都会产生一种熟悉的亲切感。韩国导演们擅长采用极其温和并带有饱满情感的叙事策略去讲述故事,使得作品能够让观众产生共鸣,并且受到大家的喜爱。韩国许多国民级的大导演往往喜欢去捕捉生活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细节,由此描摹韩国社会点点滴滴的现状。导演李沧东就擅长刻画这一类题材,不论是《绿洲》里绝望的恋人,还是《诗》里怪异淡然的美子,亦或者是《密阳》里得不到救赎的母亲。作为一个作家出身的导演,李沧东在他的电影里着力去表现一个普通人平凡的生活,并使用非常温情的叙事策略表达他对这些人的关注、同情和体认。这些看似平凡的人被镶嵌在社会的大网络里,通过对他们的描摹,观众实则可以窥探韩国社会百态。不只是这类略显沉重的题材,韩国的青春电影题材、喜剧电影题材也都用这招俘获了大量的观众。像《八月照相馆》里面引而不发的东方式爱情、平静隐忍的恋恋亲情,以及主人公豁达面对生死的态度都是东方式的审美习惯,这种缱绻的怅然足以令受到儒家文化熏陶的观众极为感动。而勇夺去年年度票房冠军的《七号房的礼物》也是东方式伦理价值观的体现,虽然在叙事上有过于煽情的嫌疑,但其表达出来的孝道伦常、父女两人的浓浓亲情,都是极为动人的。

  “活学活用”好莱坞

  很多人已经留意到近年来韩国电影越发“好莱坞化”。的确,熟悉韩国电影的观众会有一个相当明显的感受,在观看韩国电影的过程中,会产生隐隐的熟悉感。事实上韩国电影近年来在类型电影的探索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不管是电影类型的开拓还是类型叙事的表达上,都在灵活地学习好莱坞的类型电影生产策略。仅从2013年票房十佳的电影而言,有喜剧类的《七号房的礼物》、动作加喜剧类的《隐秘而伟大》、律政元素的《辩护人》、惊悚类型的《捉迷藏》、灾难惊险类型的《恐怖直播》、警匪电影《监视者》、科幻元素的《雪国列车》,以及韩国电影人取之不尽的“南北问题”谍战类型电影《柏林》和古装剧情类《观相》。类型元素极其丰富多样,且大部分作品都能做到合理流畅的表达,满足了不同观众对电影的需求,受到观众的追捧。

  类型电影的繁荣和产业体系的完备密不可分。韩国电影产业不论是在创作层面,还是接受层面以及市场推广方面都在近20年中形成了良性互动的局面。完备的产业体系支撑起了韩国电影的崛起。创作者努力开拓类型元素,既要灵活学习好莱坞的类型元素,又要善于去寻求本土化的表达策略。动作、爱情、喜剧、惊悚、暴力、亲情等类型元素在电影中经过合理的包装、杂糅和融合,使剧情饱满流畅。而韩国电影近几年在历史中去寻找开发点,用类型电影的外壳包装针砭时弊、反思历史的题材也非常多。在今年的百想艺术大赏中获得最高大赏的演员宋康昊主演的《辩护人》,就是通过1981年的“釜林”事件改编,揭露当时军政府的独裁暴力统治。河正宇一人独撑起来的《恐怖直播》也是通过主播和恐怖分子的对话直播,揭露出韩国社会的权力腐败现象,以及贫富差距、不公正待遇等社会问题。

  不仅如此,在韩国类型电影发展中,有一类题材确是其特有的民族化表达。众所周知,“朝韩问题”一直是朝鲜半岛上客观存在的历史问题。而这“南北问题”也几乎是韩国电影取之不尽的宝库,成就了一大批导演。

  《生死谍变》从1999年2月上映直到6月11日才全面下线,影片轰动了整个韩国。“南北问题”在意识形态的包装下已经不仅仅是个政治问题,更多的是被描绘成本民族内部的问题,同根同族的原始情感使得电影人在作品中用一种民族主义的表达策略进行讲述,从而从情感上安抚事实上分裂的同一个民族的民众。几乎每年都有涉及到“南北问题”的电影上映,随着朝韩之间关系的远近拉扯,这一类型在内部叙事上也会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严肃一点诸如《共同警备区》《实尾岛》《柏林》《嫌疑人》,戏谑一点,用年轻人的审美去消解一些过于严肃的议题,轻松表达的则诸如去年通过漫画改编的大热电影《隐秘与伟大》,受到年轻一代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