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enlianSNS V1赶紧注册与朋友们分享快乐点滴吧!

社区 > 书法社区 > 帖子详情

书法艺术的内外兼修

作者:陈龙发  来源:中国艺术报

  书法作为独立艺术学科地位的确立、书法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使人们对书法的关注和认识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书法艺术博大精深,涉及多个领域,需要内外兼修,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书法是流露书法家才华学识、展示书法家情怀修养、表明个人风雅意趣的艺术形式。这种艺术形式是作品所有精神内涵的载体。创作主体是否具备丰厚的文化素养,是书法创作的关键所在。

  “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 ”古今一流的大书家,或是文采飞扬、妙笔生花的诗人、文学家,或是广闻博见、知识渊深的硕学鸿儒。宋人在书法品评中重人品、胸次、学养、天趣。自古以来学问家的书法大都有书卷气,加强文化艺术修养离不开读书阅世。清朝杨守敬在《学书迩言》中说:“梁山舟答张苞堂书,谓学书有三要,天分第一,多见次之,多写又次之。此定论也。 ”接着他又进一步提出: “而余又增以二要,一要品高,品高则下笔妍雅,不落尘俗;一要学富,胸罗万有,书卷之气溢于行间。古之大家莫不备此,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轶等伦者也。 ”其所讲的“天分”“多写”“品高”“多见”“学富”五要中,有三要是讲书法家修养的。一幅成功的书法作品,是书法家思想境界、生活阅历、知识积累和艺术修养的总和,是书法家个人综合素质的体现。

  书法家应有深厚的学养、宽广的眼界和胸怀,才能创作出经久不衰的旷世精品。打开书法史,历数众书家,无论是李斯、王羲之、陆柬之、欧阳询、张旭、苏轼、黄庭坚、祝允明、徐渭等,还是沈尹默、沙孟海、启功等,无不自幼熟习六艺经传,既是史册留名的大书法家,又是精通韵律的大诗人、大学者。书如其人,一个人的字迹反映其德性、品位和内心。一幅书法作品的格调、气势,或浑厚、大气,或恬淡、儒雅,或静穆、空灵,都体现了作者不同的人生阅历、文化底蕴和精神面貌。徐渭曾言:“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 ”他的作品充满了悲凉、愤恨、失意、狂放、苦闷等,完全是自己人生际遇、才情修养的真实流露和表达。

  书法家个人修为是自我坚守、自我净化、自我完善的过程。在修为中,宜守静——就是要做一个身置闲处、内心安静的人。 《大学》开篇就说:“知止而后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 《道德经》也多次强调“静以修身”的作用,如“重为轻根,静为躁君”“轻则失根,躁则失君”“清静天下正”等。内心平和、安静,追求苏轼《定风波》中“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淡然境界,不为外界所扰,不为名利所惑,始终坚守书法艺术这块净土。宜深悟—— “静坐观心,真妄毕现。 ”夜深人静时,自我反省,从中得到大机趣,得到大彻悟,从中认识书法与人、与社会、与自然的关系,把握书法与哲学、力学、音乐、养生学之间的内在联系,参透书法的人文精髓。宜修行——研习书法是一场修行,沉浸于书法之中,你不得不去面对苦乐参半的心路历程,抵住外在世界的种种诱惑,远离喧嚣,承受寂寞,自觉拭去心灵深处的浮躁,从书法艺术中找到幸福和快乐的源泉。

  二

  书法艺术创作离不开客观物质条件。黑格尔曾说过:“在艺术创作这种使理性内容和现实形象相互渗透融合的过程中,艺术家一方面要求助于常醒的理智力,另一方面也要求助于深厚的心胸和灌注生气的情感。 ”一幅优秀的书法作品,所呈现出来的面貌往往是理性和感性、物质和精神相互结合的产物。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书法艺术之所以能对汉字进行再塑造,得益于笔、纸的发明和运用。 《法书要录》载:“王右军写《兰亭序》以鼠须笔,世传右军得笔法于白云先生遗之鼠须笔。 ”苏东坡书写多使用当世最好的澄心堂纸、鼠须笔、李廷桂墨,留下许多传世精品。

  书法是笔、墨、纸、砚综合运用的艺术表达形式。当下,纸张、书法功用、研习手段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物质条件越来越好。与古人比,我们有条件书写大件作品,由手中阅读玩赏册页尺牍变为在展厅里最丰富最吸引眼球的鸿篇巨作,通过笔墨、形式、风格来展现才华和个性。大赛展览使作品在章法、幅式上有所创新,形成了所谓的“展厅效应” 。技法和手段的进步,使新一代书家原汁原味地回归经典更加便捷、高效。有了网络媒体的普及应用,就某一书写内容进行集字创作成为可能,使比较古人在不同经典作品中同一笔划的表现方式更加方便。在书法教学中使用了投影仪、幻灯片,经典作品得以数倍放大,可以一笔一划进行解读、品味和临习,对古人的精髓可以仔细揣摩和吸收。此外,由于古籍出版印刷行业的迅猛发展,人们能拥有高精度仿真字帖经典,使长期沉寂于博物馆、图书馆、收藏家手里且老旧得模糊不堪的古人字帖得以“复活面世” ,形成了书法承袭传统蔚然成风、比较研究方兴未艾的喜人局面。

  以信息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介传播,把书法艺术带入新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数字复制技术的广泛应用,电脑软件成为书法创作的辅助工具,书法作品能够逼真、大量、永久地复制传播。各地域、流派之间的交流互动更加频繁,书法艺术由精英化走向大众化,更加贴近生活,更加丰富多元。另一方面,新媒体在书法领域的广泛使用,也带来书法审美平面化、庸俗化的消极影响,书法艺术的人文精神和内涵缺失,出现了盲目追求感性、新奇而忽视传统理性、规范的乱象。面对这样的物质条件和时代背景,我们要利用好新媒体的优势,去发掘、推出那些暂时不为人知的优秀经典作品,使传统优势与现代优势有机融合,形成更加丰富的书法艺术经典资源,努力探寻新媒体传播下书法艺术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书法风格,古今不同,各个时代都有特定的风尚。正是时代特点,才使书法在几千年的发展中,风格各异、五彩缤纷;正是时代特点,才为一代又一代大家、大师的产生提供了可能。

  纵观中国书法史,书风随时代不断迁化。魏晋由于战乱及权势的斗争,人们为逃避现实,崇尚道家无为,追求飘逸恬淡,士人们徜徉山水、诗琴自乐、放浪形骸之外,追求一种“不与时务经怀”的“萧条高寄”生活,这种轻人事、任自然的价值观塑造了当时士人玄、远、清、虚的生活情趣,反映在书法上则是对“韵”的崇尚和追求,形成了影响书法一千多年注重内养、雅韵的审美尺度和萧散简远、平和自然的书风。钟繇、王羲之等为代表的众多书家,群星闪耀,铸就了中国书法艺术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峰。唐王朝文治武德,政治开明,经济文化更加繁荣,国力强盛,对外文化交流活动日盛,极大激发了文人士子们昂扬向上的蓬勃之气,促成了书法艺术上追求气势恢宏、法度森严、极致规范的正大之风。北宋王朝建立后,思想上呈现多元化,书院林立,文人士大夫托物言志,抒发意趣,社会时代情绪“崇尚议论,抒达心志” ,书法风格上追求韵味和意境。苏、黄、米、蔡等人正是从禅中悟出不拘成法、适性自然、自由豪放的格调,追求象外之意和韵外之致,达到一种平和平静的意境,形成了鲜明的“尚韵”书风。到了明中叶,兴起个性解放,在文艺思想上掀起了浪漫主义思潮,打破古典主义书风笼罩百年的沉闷,社会价值观、审美观发生重大变化,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的折中,形成明代尚“静”尚“姿”的书法风格。

  伴随政治经济与文化的发展进步,中国书法艺术日益繁荣,前景广阔。当前,改革开放为书法艺术发展提供了宽松和优越的环境,不仅有利于书法的推陈出新,也为今人摆脱单纯承袭传统、淡化经典权威束缚提供了勇气和力量。同时,各种思潮争先恐后地涌现,使众多书家流于跟风随雾,人云亦云,真可谓书法之盛莫过于今,书法之废亦莫过于今。当下书展出现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现象,“伪二王”盛行,有的急功近利、随波逐流,出现了所谓“盲书”“脚书”“臂书”“口书”“头发书”“胡须书”“口手并书”“腕挂铁砣书”“倒书”等玩味、游戏书法的“怪现象” 。面对这样的时代背景,书法如何进步?如何使书法保留古人的那份纯粹,不当市场的奴隶?如何脱离世俗化确立时代主流标准和特征?是当今书法发展中必须破解的问题。

  四

  书法审美,一如人之味物,贵在五味之辨。一定程度上说,审美是书法艺术的二度创作。作为书法艺术作品,其创作意识并非仅仅表象的精神和抽象的感情所能概括。书法几千年成长的母体是文化,是文化的延伸和生命的重塑。仅《兰亭序》这一千古经典,区区数百言,后人研究的各类专著数不胜数。他们研究的不仅是书法作品本身,也探寻作品背后深厚的文化内涵。因此,书法艺术本质构成的主观意识是反映人的精神、感情,是作者审美的集中反映。

  书法艺术的深层审美,要将书家和创作放到大的文化背景中考察,品读其师承关系、成长历程、人文环境等文化因素在作品中的延伸。一方面,为达到孔子所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至善至美的艺术境界,书家需要遵从法则进行毕生的修炼;另一方面,为达到孙过庭所说的“如众星之列河汉”的大宇宙的自我超越,又需要书家自由自在地释放天性。书法创作,不论内容还是体势,不论守法还是创新,都应体现个性特点,融入文化内涵。没有思考和文化内涵的创作没有生命力,更没有历史价值。

  正如石涛所言:“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 ”时代在变迁,审美在转型。在书法审美中,传统与现代必须紧密结合,秉承古为今用的原则,观照时代文化,既继承传统技法,又彰显时代特征,使书法创作及审美符合并适应中国的文化传承。当代书法家应回避当代书法创作中普遍的泛化、俗化、平庸化的创作模式,带着古代经典的“镣铐”起舞,实现与古人的对话和超越,构建自己独特的书法语言风格,力求融入并引领时代风气。

  强烈的社会变革,人们精神需求、价值观念日趋多元,社会物欲膨胀。置身于这样一个浮躁、不安的氛围,书法家尤其需要独立思考、独善其身,需要思想的滋润、艺术的纯化。马克思说过:“如果你要欣赏艺术,那么,你应当是一个在艺术上有教养的人。 ”对于书法创作和审美来说,有无“教养”便成为评判创作和审美主体素质能力的重要标准。只有努力提高书法艺术基本理论、基本技能、国学史论等方面的修养,才能对审美客体做出更准确的赏析和判断,才能创作出高境界高水平的佳作。

  随着全球化信息化趋势的到来,中国书法与其他文化门类跨时空、跨领域、跨国界的传播和交流日益频繁,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呈现了与多元文化共生、共通、共享的局面。我们既要吸收新鲜的西方审美元素,取其精华,进一步丰富、充实中国书法的审美价值,又要弃其糟粕,保持中国书法自身艺术审美的独立性、民族性,并不断发扬光大,使中国书法在世界艺术舞台上绽放更加绚丽夺目的光彩!